15选5开奖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檢魂網>首頁>檢察史志/域外司法
40年光榮與夢想 映像歲月|鐵肩擔道義:以法律監督鑄就法治權威
來源: 高檢網   發布時間: 2018-12-09  作者:     
分享到:
 

“時間久了,事情經過都忘了、記不清了。”被詢問的人員大多如是回答。這是云南省檢察院辦案檢察官在巧家縣復查錢仁風案、調查核實證據時聽到最多的答案。

2002年2月22日,巧家縣某幼兒園內一名2歲幼兒因攝入“毒鼠強”搶救無效死亡,另兩名幼兒住院治療。在園內打工的錢仁風被認定有重大作案嫌疑,后被以投放危險物質罪判處無期徒刑。2013年7月,云南省檢察院正式立案復查。辦案檢察官多次深入巧家縣,對原案證據中拋藥品的位置、一瓶藥能滴出多少滴、能否大面積投毒等情節反復進行偵查實驗和重構分析驗證。2015年5月,云南省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向云南省高級法院提出再審檢察建議。經過再審,2015年12月21日,錢仁風被改判無罪。2016年11月25日,錢仁風獲得國家賠償金172.3萬元。(王翠云攝)

盡管已經過去好幾年,但2015年12月21日這個日子,對錢仁風來說卻畢生難忘。

時過境遷,當年的案發現場已不再是幼兒園,在明知大部分證據都已滅失、案件可能無法查證的情況下,云南省檢察院的辦案檢察官們依然帶著內心的堅持,多次往返距離昆明300多公里、來回一趟近八九個小時車程的巧家縣,一次次勘查,不間斷詢問,通過構建新的間接證據體系證明存疑點。2015年12月21日,在入獄十多年后,曾被認定為“云南巧家幼兒園投毒案”兇手的錢仁風帶著無罪判決書出獄。

錢仁風案,是檢察機關監督糾正的冤假錯案之一。40年來,在檢察機關的監督下,每一起冤假錯案的依法糾正,都在法治中國進程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這,就是法律監督的力量。

有錯必糾——不讓冤假錯案成為法治“瘡疤”

檢察機關恢復重建伊始,面對的是堆積如山的申訴信、大量的來訪者。在人員和架構尚未完善的情況下,檢察機關就“開工”了。

從1979年到1984年,全國共平反冤假錯案40萬余件,檢察機關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監督糾正冤假錯案,檢察機關鐵肩擔道義。近年來,從佘祥林案、趙作海案,到浙江張氏叔侄案、內蒙古呼格吉勒圖案,再到錢仁風投毒案、聶樹斌案……各級檢察機關不斷強化法律監督職能,積極運用抗訴、再審檢察建議等形式開展監督,依法保障人權、維護公平正義。

冤假錯案之所以頻繁發生,一個重要原因是刑事強制措施和刑事判決執行環節監督不足。

2015年,最高檢出臺《關于完善人民檢察院司法責任制的若干意見》,進一步完善了司法責任追究程序,規定檢察人員承辦的案件確認發生冤假錯案等情形一律啟動問責機制。同年,最高檢刑事執行檢察廳還下發了《關于在刑事執行檢察工作中防止和糾正冤假錯案的指導意見》。

《指導意見》將檢察監督的觸角延伸到刑事執行檢察每一個具體環節,將監督視野覆蓋到可能蒙受不白之冤的特定人群。針對地方糾正難、阻力大的案件,2017年,最高檢出臺《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案件異地審查規定》,明確刑事申訴案存在“五種情形”的,最高檢可指令其他省級檢察院異地審查。

人權是法治的基本價值,法治是人權的根本保障。加強人權司法保障,切實防范冤假錯案,增強人民群眾對依法治國的滿意度、對公平正義的獲得感,是檢察機關義不容辭的責任。

2018年10月24日,金哲宏故意殺人案開庭再審,牽動了不少民眾的心。金哲宏此前被認定為發生在1995年的一起命案的殺人兇手。從案發到2000年的5年中,該案經歷了3次一審,2次發回重審,金哲宏4次被判處死緩。

當天,身體狀況不佳的金哲宏坐著輪椅接受法庭審理,在審理過程中幾度失聲痛哭。吉林省檢察院出庭檢察員認為,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當依法改判糾正。2018年11月30日上午,該案進行再審宣判,法院采納了吉林省檢察院出庭檢察員的建議,認定金哲宏故意殺人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決定撤銷原審判決,判決金哲宏無罪。

這樣的持續發力,為法律監督提了氣,也樹立了法治的權威。

懲惡必嚴——不讓幸福感安全感獲得感懸空

判決書厚達48頁、押送期間狙擊手出動……1998年,張子強一案曾轟動一時,被稱為“世紀大案”。這位“世紀賊王”張子強在不到10年的時間內通過打劫機場運鈔車、綁架巨富,虜獲了超20億元贓款。

這個“世紀大案”擺在了廣東省廣州市檢察院數位檢察官的面前。在審訊張子強等主要犯罪分子時,檢察官有針對性地采取迂回包抄、直接切入等審訊策略,使其一步步認罪;為了出庭公訴能夠穩操勝券,檢察官進行了大量細致的案頭工作。

大案要案的辦理在檢察機關恢復重建的40年里是一個主題。比如,2014年,在劉漢、劉維等36人涉黑案的起訴環節,辦案檢察官面對移送的1300多卷案卷材料,通過依法監督,提出補充偵查意見千余條,書面檢查意見890余份,共制作閱卷筆錄2936份400余萬字,提審犯罪嫌疑人180余人次,確保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使涉案犯罪事實均得到有力指控。

面對危害人民群眾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嚴重刑事犯罪,檢察機關及時充分發揮法律監督職能作用,依法堅決懲治犯罪絕不手軟。

拉薩“3·14”打砸搶案件發生后,最高檢建立應急指揮協調機制,派員指導、參與辦案,最終該案30名被告人被判處三年至二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和無期徒刑;烏魯木齊“7·5”打砸搶燒嚴重暴力事件發生后,烏魯木齊市檢察院營救了60多名群眾,對該事件中6起重大暴力犯罪案件21名被告人提起公訴……

追根溯源,檢察機關法律監督的職能定位自檢察機關恢復重建之初就有據可循。1979年7月,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了人民檢察院組織法,第一次明確規定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由此奠定了改革開放以來人民檢察制度發展的基石。1982年憲法,又首次在國家根本大法中明確規定“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

1996年3月17日,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通過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決定》,對我國刑事訴訟制度作了重大修改,規定了“人民檢察院依法對刑事訴訟實行法律監督”的基本原則。

隨著打擊刑事犯罪的相關法律進一步細化和明確,在1996年4月起歷時三年的第二次“嚴打”期間,各級檢察機關充分發揮法律監督職能作用,共批準逮捕犯罪嫌疑人約176.9萬人,提起公訴約175.9萬人。

對嚴重危害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刑事犯罪,檢察機關毫不手軟。而對危害國家經濟安全和群眾財產安全的經濟犯罪,檢察機關也是重拳出擊!

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由計劃經濟體制逐漸向市場經濟轉變,各種經濟犯罪也日漸猖獗。在嚴厲打擊刑事犯罪的同時,各級檢察機關把發揮法律監督職能作用,依法懲治嚴重經濟犯罪活動確立為一項重大任務,堅決打擊走私販私、偷稅騙稅、金融詐騙等嚴重經濟犯罪,查處了廈門遠華特大走私案等一大批經濟犯罪案件,為發展市場經濟作出了積極貢獻。

近年來,電信網絡詐騙、非法集資、非法傳銷等涉眾型嚴重經濟犯罪時有發生,直接損害了群眾的切身利益,擾亂市場經濟秩序。全國檢察機關立足法律監督職能,始終堅持“嚴”字當頭,始終保持對經濟犯罪打擊的高壓態勢,與此同時,結合辦案化解經濟金融風險,促進金融監管工作制度不斷完善,保障了經濟建設有序健康發展,有效增強了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忠誠護法——不讓百姓權益公共利益“裸奔”

不僅僅是刑事領域,在民事訴訟、行政訴訟中,檢察機關的法律監督也頻頻發力。

時光倒推27年,檢察機關恢復重建后的兩個“首例”抗訴案件,用事實“宣告”,用抗訴方式保護百姓權益不“裸奔”,不再是刑事訴訟的“專利”。

——1991年8月5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檢察院就伊犁地區伊精聯營建筑三隊申訴案向法院提出抗訴。這是檢察機關恢復重建以來首例提出抗訴的民事案件。

——1991年 11月27日,江蘇省鹽城市檢察院就東臺市東臺鎮水產養殖場不服射陽縣法院行政裁定申訴案,向鹽城市中級法院提出抗訴。這是檢察機關恢復重建以來首例提出抗訴的行政案件。

改革開放后,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民商事糾紛與訴訟逐漸增多,民事檢察制度邁出改革發展的新步伐。

1986年,部分檢察院開展了民事審判法律監督試點工作。1987年,最高檢確定“積極試點,穩步發展”的方針,開始嘗試對民事審判活動進行法律監督。1988年4月,最高檢決定成立民事行政訴訟監督研究小組。1988年9月,最高檢成立了民事行政檢察廳,民事行政檢察工作逐步發展起來。

黨的十八大以來,檢察機關民事行政檢察監督的職能、范圍不斷豐富,監督體系越來越趨于完善。各級檢察機關充分發揮法律監督職能,著力解決人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特別是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制度,更是成了維護公共利益的一把利劍!

代表公共利益依法提起公益訴訟,是新時代賦予檢察機關的重要職責。從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探索建立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制度”,到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試點方案,再到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授權試點決定,試點期間,最高檢和各試點地區檢察機關抓住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社會高度關注的領域,敢啃“硬骨頭”,辦理了一大批危害公共利益案件,開展了土壤污染防治、水資源保護、森林和草原生態環境保護等領域專項監督活動。2017年6月,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修改,正式在法律上確定了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制度。

廣東省肇慶市檢察院訴麥瑞標、麥瑞鐘民事公益訴訟一案,在違法行為人已受到行政處罰和刑事處罰后,通過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要求兩被告連帶賠償環境修復費用40.19萬元,切實保護了生態環境。

湖北省十堰市檢察院對湖北省鄖西縣個體工商戶周克召銷售假冒的“云鶴”牌精致碘鹽一案提起民事公益訴訟,法院當庭判決被告周克召消除危險,收回流通中的假冒碘鹽并依法處置,在當地主流媒體上公開道歉,有效維護了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權益,擴大了法治教育效果。

2017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致第二十二屆國際檢察官聯合會年會暨會員代表大會的賀信中指出,“檢察官作為公共利益的代表,肩負著重要責任”。檢察機關在公益訴訟中敢于監督、勇于作為的表現,實實在在踐行了總書記的這一重要指示。

2018年10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檢察院組織法》,再次明確人民檢察院是國家法律監督機關的性質和憲法定位。這對于創新開展新時代檢察工作,開創檢察機關法律監督工作新局面,具有重要的政治意義、法律意義和實踐意義。

40年法律監督成績斐然。沿著老一輩檢察人的足跡,新時代的檢察人將牢記憲法法律賦予的神圣職責,更好地肩負起維護公平正義的使命,愈行愈篤,一路向前。

1 2 3 4

聯系方式:

電話:01068897048

傳真:010889603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香山南路111號1103室

郵編:100143

二維碼
最高人民檢察院政治部 中國檢察官文學藝術聯合會主辦
檢魂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京ICP備18008033號-1
15选5开奖查询 3d胆拖投注中奖计算器 排列三怎么杀二码组合 u优乐国际pt老虎机 快乐飞艇冠军计划 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实体店开什么好 时时彩后2稳赚技巧 pk10极速赛车彩票开奖 香港挂牌香港挂牌 欢乐生肖彩票走势图